应聘住持

您好,

我的专业是计算机,以94.5分的成绩通过6级考试。本科时年年都获得奖学金。
虽然不是佛教徒,可是我也曾仔细读过一遍《金刚经》,也有不少自己的体悟。

对人生意义的探索和思考是我多年以来孜孜以求的,佛祖说自性自度,我也坚信
每一个人都有一条通往神性的道路,不过是寻求的方式不同罢了,正所谓”莫远
求,灵山只在汝心头”。

可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快餐时代,我们如何悟道?如何修证?如何持戒?如何布
施?这是一个真正积极思考,渴求答案的人的疑问和追求。我相信在宝刹的生活
一定有助于我的理解和思考。希望能有这个机会。

谢谢!

期待春天

期待到来的春天
野草在荒原上生长
希望在心中摇曳

琴声

寒风呼号的大街上,飘然而至的琴声让人心动!那一双葱葱玉手,在琴键上从容地抬起落下。闭上眼睛,放松身体,任由那琴声随意撩拨。我的身体竟然像梦中一样轻轻飘起。晤~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要带我去哪里–是画家Z那座迷宫般美丽的房子,是圣诞夜里玻璃窗后的熊熊炉火,是融融月色,细雨芭蕉那个夜晚的草地。你总说,秋水在远方,秋水在远方,却总是忘了,这句话就是秋水。

摔跤了

考试那天我总算摔了一跤。

一直渴望着流血、荆棘和倾覆,一直幻想那激动着的战栗,这一天终于来了!

沉甸甸的肉体啊,久违的大地!!

这句话我实在太喜欢了

这句话我实在太喜欢了

Sleep is for the weak!

奇怪了

最近脑子里总是在重复这样一句话:”有谁能大笑而又超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连google里都搜不到。
莫非真的是凭空冒出来的?

残疾三则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雪白的天花板,淡蓝色的墙壁显得那样陌生。”啊!是医院!我……我的胳膊!!”小木沉重的脑袋开始剧痛,左边胳膊空空如也的感觉让他觉得揪心般地害怕和惶恐。昨晚的那场车祸注定将要影响他的一生。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唔……我是在……是在做梦么?”天花板上的吊灯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略显金黄,对面书桌上的那只小鸡还在不紧不慢地啄啊啄。”唉,可惜是个梦!”小木闭上双眼,回想起那对洁白的翅膀,还有蓝天白云之间那自在的飞翔。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唉,又要去上课了。”家里的天花板已经不是那么白了,他一眼就看到角落里吸附着的灰尘。还有那些斑点,他小时候赖床的时候总把它们想象成大洋里的岛屿来着的。”我以前还真是可笑啊!”小木一边嘟囔着,一边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上学呢?什么时候才可以像爸爸妈妈那样,上班的时候轻松,下班的时候有电视看,月初的时候还有工资可以领呢?”残疾三则

邮递员叔叔

小桃是个可爱的孩子,今年六岁的他,有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

他喜欢折各式各样的纸飞机,看着他们在回旋、然后依依不舍地落下;

他喜欢陪着妈妈去买菜,路过那家粮站的时候,听米粒在铁管里滑动的声音;

他觉得邮递员叔叔有着某种魔力,从那个大口袋里伸手一摸,就会一件远方来的礼物。每天下午,小鸟在空中飞翔的时候,他都早早地坐在门口的草地上,摆弄着他的纸飞机,时不时地向小路的尽头张望一下。门口的这条小路通向镇上,在那儿的十字路口,有一扇绿色的木门。邮递员叔叔就从那儿来。每天下午,小鸟在空中飞翔的时候,邮递员叔叔就会推开厚重的大门,把邮袋放上那辆笨重的自行车,开始送出今天的圣诞礼物。

他多么渴望自己也像邮递员叔叔一样,拥有那么神奇的魔法。可其实他并不晓得,他就正在谱写着自己的童话,此时此刻。

电话停机了

家里的电话停机了,急促的嘟嘟声隔断了所有猜测和臆想。

总会在孤独的时候拨打这个号码,想象听筒的那一头,被铃声打破的沉寂。在衣橱和床之间,在书架与桌之间,回响。

没有听众,没有期待,没有援军。

可这确是,真真切切的联系–那儿与我。

电话停机了,梦想也停机了。

SAVE

时至深夜,辗转不能寐,披衣起而记之

SAVE my life!
——————————————————–
Smile + Action + Vision + Evol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