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

落地的窗帘,如潮汐般不尽地涨落
帘后,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明媚阳光

我忍不住去拥抱她们
风的曲线
窗帘的皮肤
阳光的体温

这是温暖的早晨
这是温暖的梦

廿四不惑(一) 开心

生日就要到了,突然很开心。 ;)

一直以来blog上开心的文字总是太少,原因也很简单–悲愤出诗人。抑郁、伤心、不顺畅的时候才会写点什么,而开心的时候时间飞快,根本无暇顾及blog这么一回事了。可这么一来似乎就有些辜负我blog的标题了。开心的想不到去写,郁闷的又不是每件都值得去写,加上自己拙劣的文字总会让一些日子以后的自己觉得汗颜,blog上的东西就一天天地少下去了。

但是–今天–我很开心。我想感激每一个相识、相遇和相知的人,感激这一件件平淡的,或是妙不可言的故事,这些都注定在我短暂的一生中留下永远难忘的记忆。每一个全新的早晨,每一个慵懒的午后,每一个寂静的夜晚,世界很美好,生命很美好,大家很美好~~我爱你们!! :)

我、Blog、胡言乱语、及其他

写Blog已经有一年了。这一年多来,有幸见到、遇到越来越多的朋友和陌生人使上了blog,留下了林林总总,景致各异的文字。这一年,据说象征着个人书写时代的来临。

当初选择blog,除去易用、易管理等原因之外,促使我写下第一篇动机,更多地是出于一种表达的冲动。这样的冲动想必人人都有。有的时候,我也会暗自猜疑,身边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之后,究竟蕴藏着怎样的心灵故事?钱爷爷说,年轻的时候常会把创作的冲动误以为是创作的才能。这句话或许没错,可是表达一如民选,是我们每一个人天生的权利。就算歌喉不一定出色,blog也一样可以成为”诸众的狂欢”。

也有人批评说,大众审美就是一堆臭狗屎。blog无疑是符合大众审美的,否则也不会受到如此广泛的接纳。那么blog是臭狗屎么?我不知道。可是每次看见自己乱七八糟写的东西,总有一种就此罢笔的冲动。我总是对自己说,这个世界垃圾如此之多,又何必凑这个热闹呢?

然而还是不能够。。。 @[email protected]

对了,BlogInSpace来信了,8月12日发射。信件附后。

Dear Humanoid,

Thank you for signing up to have your blog sent into space. The first transmission is scheduled for the week of August 12, 2005. Your blog will be included in that transmission. We will be using a five meter parabolic dish antenna with redundant high-powered klytrson amplifiers to transmit the signal (that was for all the nerds out there). You will receive a confirmation email each time your blog is transmitted.

Until then please help us spread the word! We have added a new feature called Space Posts that allows non-bloggers to upload a one-time message. We all have friends that don’t blog. We don’t like them as much as people that do, but it’s ok to still be nice to them and share stuff like this.

Check out our new homepage

http://www.bloginspace.com

When the World Isn’t Enough.

-The BlogInSpace Team

夏梦 (四) 李汉的叔叔II

过了几天,突然下了一场大雨。饱受炎热之苦的人们都说这是一场及时雨。夏梦则因为下午活动的取消多少有些遗憾。不过,这丝毫不妨碍他的心情。搬了把椅子坐在家门口,他开始欣赏雨景。他看见雨点被大地饥渴地吸吮着,渐渐地土地开始浸润、充盈,一条条小溪开始流淌……有浮土、落叶,当然还有慌张的小虫。风,阵阵吹过,毫无疑问,那是泥土的香味,夹杂着雨水的清新。夏梦情不自禁地打着拍子,手舞足蹈。

就在雨下的最大的时候,远处有个人撑了把伞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为了越过那一处处小水洼,那人不得不时刻改变着路线,时而跨步,时而跳跃,那模样倒像是在跳舞。等他走近些夏梦才发现那人原来是李汉。

“李汉,你怎么来了?这么大的雨!””哦,没事,我本来就在外面。下雨了,离你这儿最近,就过来了”李汉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蹭去鼻尖上的水珠,”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叔叔他回来了。你不是想和他见面么?我带你去。”

夏梦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等雨停了再去。于是又和李汉东拉西扯地聊了半天。转眼已是天黑,这雨仍然没有停的表示,夏梦决定冒雨拜访李汉的叔叔。

李汉叔叔住的倒不算太远,夏梦和李汉合撑一把伞,在星罗棋布的水洼间蹦来蹦去,一直蹦到李汉叔叔的家门前。。。”我就不进去了,家里等我回去吃饭哪”,李汉说着,冲夏梦眨了眨眼,”伞你留着罢。””你不进去?””不,不了。”李汉说着,撒腿就在雨里跑开了。

夏梦有种被捉弄的感觉,但也无可奈何。那个神秘的李汉叔叔就在这扇门的后面了,他迟疑片刻,抬起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请进!”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李汉推开门,却发现里面漆黑一片,只在走廊尽头隐约有些灯光。于是他就向那亮处走去,一步一步,毫不迟疑,像是一位坚定的信徒踏上征程,前去瞻仰神的印迹。

走到尽头,夏梦才发现灯光来自书房。只见李汉叔叔坐在一张靠椅上,一袭黑袍,凝视着窗上的雨点,像是发呆。”您好,我叫夏梦,是李汉的同学。听他说过您的故事,所以想来见见您””哦……坐吧孩子”李汉叔站起身来,朝向夏梦,指着一张椅子,做了个手势。这个时候夏梦终于可以一睹这位偶像的真容。只见他脸色苍白,瘦削,高大,一把山羊胡须尽显沧桑本色。

“你听李汉都说了我些什么,孩子?”李汉叔叔似笑非笑。

李汉叔叔毕竟是个陌生人,夏梦对自己的冒昧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我听他说您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经历过很多事……他还说……”

“那不是我,孩子。”李汉叔叔打断了他,温柔而坚定。

夏梦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答案,急急地问道:”可是……可是……”他越急反倒越说不出什么。毕竟,他对李汉叔叔的认识完全源于想象。不得已,他也只能实话实说了。”叔叔,你知道么?我觉得您的生活和经历就是我全部的梦想所在。来您这儿想听到、知道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对于这个世界,我有太多的困惑。我不指望它们都能澄清,只渴求那一天能离的近些,再近些。。。”

“哦,孩子,你到底还是个孩子。连梦想都是那样的青涩!”李汉叔叔用他那一如既往的平静语调说着,温柔而坚定,”世界是个拼图,我们都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块罢了。又为什么一定要奢望见到它的全部呢?”

“……那是我的梦想……”

“不是我的。”

“它们对我真的很重要,我一直在寻找。”

“告诉我孩子,你已经准备好付出了?”

“……哦……我……我没有什么可以付出的”

“不,你有。外表的整洁,内心的平静,你,都准备好失去了么?”

李汉叔叔这话让夏梦想到了故事里进行灵魂交易的魔鬼,不由地打了个冷战。”嗯……准备好了。我想我可以做到。”他蠕蠕地答道。

“唔……你可以……” 李汉叔叔喃喃地重复着,”我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了,孩子。来,这颗糖送给你。”

夏梦接了过来,是粒红色的软糖。放进嘴里嚼了嚼,味道还很不错。”叔叔,那我就先告辞了。谢谢你对我说的话。”

“去吧,孩子。”

夏梦挥了挥手,向书房外走去。

“孩子”,就在他快要走出门的那一刹那,李汉叔叔又说话了,”我喜欢你嚼那糖的样子,因为,看起来很邪恶……”李汉叔叔说罢转身,在他那张靠椅上重又坐了下去。

亲爱的姑娘

亲爱的姑娘呵
我不敢正视
你那褐色的眼睛
你可知我心中的孤独有时
竟也能撕心裂肺
你若有若无的一个吻
让我欣喜若狂、身心沉醉
尽管,我知道
握着你的手
我只有
此刻的平安

夏梦 (三) 蝼蛄的故事

整整一天,夏梦都在想着李汉的叔叔。陌生的名字,神秘的际遇,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蛊惑人心的呢??

想想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单调和重复,连自己是谁,要做些什么都不知道了。李汉叔叔可不一样,平庸的岁月里,他的故事对夏梦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传奇。说来是有些可笑,夏梦这样想的时候,连李汉叔叔做过些什么,是怎样一个人,都全不知晓。可是即便如此,夏梦心中仍然被李汉叔叔牢牢地占据了。

夜晚来临,夏梦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正好这时候妈妈来了。”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多大啦,还要妈妈讲故事?””讲一个嘛,我怎么也睡不着””好吧好吧,那就讲一个蝼蛄的故事。”妈妈一边笑着,一边坐在夏梦的床边,把被子给他盖了盖。”说起这蝼蛄呢,它其实是挺骄傲的。总觉得自己什么都会,很了不起的。可是大家伙总见它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有一天就对它说,蝼蛄啊,我们都挺羡慕你的本领的,可是大家伙都没见过。什么时候露两手给咱们瞧瞧啊?蝼蛄说,没–问题。看我使出十八般武艺,让你们也开开眼。”

“说着,蝼蛄就走到一块空地上,大家来看我的挖洞绝活。只见它用前脚挖啊挖,身体拼命地向前顶,屁股撅的老高,像是使足了吃奶的劲。半天工夫,才刨出一个浅浅的小洞,大概也只够自己容身。大伙都笑了,这算什么啊,人家蚯蚓挖的可是又快又好。”

“蝼蛄涨红了脸说,蚯蚓算什么?我还会游泳呢。说着就跳进一个小水塘游了起来。正巧一阵大风吹来,蝼蛄一下就被刮到岸边,吓的赶紧上了岸。蝼蛄啊,你这两下可不怎么样啊。大伙又笑起来了”

“刚刚是有风啊,真倒霉。蝼蛄说着扇起翅膀飞了起来。快看我!蝼蛄在空中大叫。为什么要快看呢?一旁的蜜蜂调侃着,难道一会儿就不行了?果然,蝼蛄虽然会飞,可是飞的既不高也不远。没一会就下来了。又是一阵笑声。”

“蝼蛄一言不发,唱起歌来。大伙被这歌声一激,反倒安静下来。不过没过多久,又都笑了起来。因为蝼蛄虽然会唱歌,可是唱的却是低沉的’咕咕”咕咕’。和蟋蟀的歌声一比,简直难登大雅之堂。蝼蛄,你还有啥本事让大家瞅瞅啊。蝼蛄再也没什么可以值得炫耀的本事了,于是灰溜溜地走了。”

说到这儿,妈妈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梦一眼。”蝼蛄虽然什么都会,可是每一样都是三脚猫。所以啊,难怪会被别人笑话了。””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说故事还教育我。””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啊。好了,睡吧,儿子。妈走了。”

蝼蛄的故事多少分散了一些夏梦的注意力,没多久,他就睡着了。在梦里,他变成了一只蝼蛄,想飞就飞,想唱就唱。海洋、陆地、天空,它来去自如。在梦里,他是一只快乐的蝼蛄。

夏梦 (二) 李汉的叔叔

说来也真是奇怪,那一天下午夏梦从小到大第一次强烈地意识到”自我”的存在,可也正是从这天起,他也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深地感受到”自我”的失落。我是谁?这个问题难道不奇怪么?夏梦可不这么想。

出门的时候他特地去照了照家里的大镜子。瘦削的肩膀,乱蓬蓬的头发,里面还有一双困惑的眼睛正在打量着手足无措的夏梦,好像是在说,我怎么也看你觉得眼生呢?这种自己吓自己感觉真是不好,夏梦没来由地生出一丝厌恶,扭头便走。

路上远远地看见好友李汉,于是追上去打了声招呼。李汉是去亲戚家,不过正好和夏梦同路,两人于是便走便聊。乱七八糟的琐事吹了一通之后,两人都有些沉默。这时候夏梦又想起来了那个镜子里的自己,于是便说”李汉,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自己很陌生,好像另外一个人一样……哦,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所谓’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是个傻瓜蛋!”李汉张口便答。”我如果是,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嘿嘿,和你开玩笑啦。其实……我倒是听我一个远房的叔叔提到过。”李汉说着,突然换上了一副严肃而又神秘的神情,”那个时候我还小,我叔一个人喝闷酒在那里自言自语,我在旁边听到就记了一些。不过当时啥也不懂,现在都忘的差不多了””你罗不罗嗦啊?””是这样的,我叔说,人是有灵魂的。嗯,姑且叫它’灵魂’吧。你不是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陌生么?那就是附在你身上的魂松动了的缘故。”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夏梦,李汉兴致大增。”魂是附在身体上的,而且贴的很紧,所以一般人也意识不到魂的存在。我叔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其实眼睛更像是镜头,我们通过看到了整个世界。而世界就像是一部正在放映的电影,屏幕特大,效果也特逼真。我叔还说,电影看的多了,有时候就会突然想起看电影的人。而那个躲在镜头之后看电影的,就是我们的魂……我叔上次真的喝多了,再后来说着说着就哭了,劝都劝不住……”

听到这儿,夏梦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奇妙的景象。一个中年男子手握酒瓶伏在桌上,另一只手握着拳头不住地捶着。喉咙哽咽着,一声声地敲打着每个人的心。夏梦猜想,李汉的叔叔那个时候一定是在重温某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只不过这种痛苦此时此刻被李汉这么说出来反倒别有一番美感。

不过李汉叔叔提到的那个镜头之后看电影的小子,就是’我’么?我把’我’给丢了,也是因为松动的缘故?夏梦胡思乱想着,可是毫无结果。可是不知道怎么了,他对李汉的叔叔倒是没来由地有了些许好感。

“李汉,有空带我去见见你叔吧。””哎,他出远门了。下次吧。等他回来我叫你!”

夏梦 (一) 夏梦

又一年的夏天来到了,炎热而又多雨。人们换上短装,一个个精神焕发。好像非但卸去了身体的负担,连心灵的也一并卸去了。

这样的日子是夏梦的最爱,因为他知道海水就要不再冰凉,他的朋友也就要回来了。吱吱响的蝉,嗡嗡哼的蚊子,呱呱叫的青蛙,还有唧唧唧的蟋蟀……那该是多么美妙的夜晚~

“我也是在夏天出生的吧,所以爸爸和妈妈才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夏梦一面想,一面向窗外出神地望着,全然忘记了手头的活计。”夏梦……就是我,我就是夏梦。真奇怪,在有我以前,这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两个字一个词罢了。有了我之后,夏梦……就是我了。如果–名字本来没有生命,那么它现在的生命一定是我赋予的!”想到这里,夏梦不由地咧开嘴笑了。”是了是了,爸爸和妈妈创造了我,我创造了夏梦!””哎~等等!那么–我又是谁呢?”

逻辑的逻辑在哪里?

和朋友聊天,突然听到一句”你们理科的就喜欢谈逻辑”。

逻辑存在么?逻辑万能么?逻辑和非逻辑的界限又在哪里呢?帮助我们划分逻辑与非逻辑界限的逻辑又是什么呢?逻辑有逻辑么?怀疑能怀疑么?

我又晕了。。。

车丢了

钥匙在手中摇晃,有如空空的缰绳
你到底还是走了,按捺不住出行的渴望
是阳光么?你会在哪条道路上奔驰?
是大风么?你又会在哪个角落歇息?
一次又一次
我总忍不住去看
熟悉位置上,陌生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