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守望

当我在无边的黑夜里飞驰,它们高举着图腾,睁着空灵的眼睛,在路边,守望。

一个星球的夏夜

寻找永恒

蜉蝣般的生命寻找永恒,这寻求自身就是件多么荒诞不经的事啊!可即便如此,却没有人知道在蜉蝣的世界里是否存在永恒。我想一定是有的,就像宇宙洪荒衬照下,我们个体生命中的永恒一样。无疑,这是高度主观化的永恒。这同样也是向内而非向外的永恒。倘若生命本身也不过是物质的一种模式和现象,那么永恒——生命中的决定性瞬间——似乎也就并非那么一件特殊的事了。

走在夜晚的小路上,四下无人,头顶星辰闪烁。夜空清晰得似乎能让人看清自己的过往,灵魂,与生命之泉所在。生活不过是一场巨大的拖延症,掩饰着迫在眉睫的死亡。

打动我的诗——上天堂《印象》

印象
——上天堂

乌云游弋
如鸦群闷声飞过

我是一叶侧倾的白帆
沉隐于清黑的麦地

这生生死死的潮水
漩涡,一个接着一个

一个是祖父
一个是父亲
一个留给我

你说有光
我便飞驰而去
露重
霜重

却只是半生长芽
又用半生
掉叶子

2015/04/29/凌晨

My adventure

云水《听雪》

 

听雪

——云水

这么久了,如此宁静
盖住了夜晚、炉火和睡眠的半个人间

一些声音,像能飞起来的事物
几段枯枝,或往事
几粒尘埃,或慢慢移动的温暖
风把它们撒在窗外
仿佛它们喜欢,被白雪的马群追赶

这么久了,我一个人坐着
我并不想告诉你
我也曾放出心中的马匹,并且欢腾着
跑到了你的身边

山中一刻

一挥手
就接住了你
风中飘落的叶子

从萌发,至凋零
一生从未触碰过地面的你

在九重天与地之间,在三世因与果之间
奉上我微热的掌心

挥挥手
告别了你
这一刹那似曾相识的重逢

洗涤灵魂的雨

整个城市都在梦中
多么渴望有一场
洗涤灵魂的雨

正交的世界

终于,完成了这尊佛像
简陋、粗糙,却有着16米的高度

离开的那一天,狂风肆虐,暴雨倾盆
我一再嘱咐自己
无论如何,切莫忘了这里的模样

一步一句,一句一步
像是呢喃,像是佛号

然而一种超越意志的力量从无中生有
将丝丝缕缕从记忆深处剥离、散去

刹那间,我幡然醒悟
彼岸与此岸
竟是正交的两个世界!

关于《一代宗师》

从我的一堆blog草稿中找到了这篇,决定把它继续写完……

看完《一代宗师》从电影院出来,毫不犹豫地在豆瓣给了个5星的评价。可后来,我又反复回想,究竟是什么打动了我?

是华丽的镜头语言?电影中大量的摆拍,一张张的照片定格还有段落结语,凝固下所有人物的面容、情绪,乃至历史背景。其实所谓的一代宗师,是漫漫时间长河中的一代又一代人。一代宗师一代人,经历着国家历史的的变迁,门派传承的兴衰,更有背后无数普通人生活与命运的起落。你看,那些焦点剧情中人们的眼神。强烈的画面感。时间固然是流水,时间也是那流水激起的一朵朵转瞬即逝的浪花。

或许,《一代宗师》打动我的,是内里涌动的中国式审美与情怀。中国式的审美,不拘泥于外表的形似,而在于内里的“气韵生动”。就像宫羽田与叶问的搭手,不比招式比想法。无招胜有招,一切均在机锋之间;又像宫二与叶问间的感情,若有若无,若无若有。蓄而不发。心境是灯,“有灯就有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只可惜“见天地”易,“见众生”难,心意从来难相通。

又或许,只是这个关于已经逝去的年代的故事。注重传统,讲究师承,然诺重于千金。一次来往,一段情缘,一场恩怨。所有一切的一切,如同宫家的六十四手,全都相忘于江湖。

有时我在想,深邃的情感与世间其他一切丰功伟业没有区别,难以逃脱为世人所遗忘的命运。只是这样的境界,虽不能至,心向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