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徜徉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又让我想起上海让我依依不舍的世纪公园。那段临行的日子里,每去一次世纪公园,离开的决心就会减弱一分。这样的公园再多一些该有多好!这两个公园的共同点:一是拥有那些真正安静的角落;二是都会唤起我的情感——老了以后如果能做个园丁该有多好!

在4公里的公园环路上滑行;在长椅上听着音乐,躺着看书;看着一对肥嘟嘟的双胞胎躺在婴儿车里,闭着眼睛,晒着太阳,自顾自地呼呼大睡;感受着一整天光线的由明变暗,景物的细致变化……我觉得,这就是最幸福的一天,这就是黑塞所说的那种可以袭击内在情感的生命的根本性震颤。

如果城市里的生活觉得枯燥、无聊甚至压抑,亲近山水,亲近自然应该是不少人的选择和愿望吧?然而自然却并不总是人类的朋友。所谓“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似乎掺杂了过多人的因素,美好想象的因素。自然,更多的时候,是面无表情的,是冷漠的,是自生自灭的,是自然的。一部《荒野生存》,我看到的是主人公被自然所吞噬;一部《碧海情深》,幽蓝的海水也让我生出些许恐惧。高更离开文明的中心巴黎,来到蛮荒原始的大溪地。可在那里他看到依然是生老病死,劳苦愁烦,生命没有目的地自生自灭。这种冷漠的、没有观众、没有目的和期待的自然,便是最深刻的悲观主义的体现。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理解欣赏豪斯医生(《豪斯医生》,House M.D.)的尖锐和冷漠;理解了这一点,才会明白生命里小小的趣味和瞬间是多么珍贵和美好。


去森林公园的地铁上,见到一位美丽的长腿女孩,白皙的皮肤,颀长的身材,秀气的面孔和嘴唇,粉色的书包和手机。哦,对,还有我刚学会的那个词:“藕臂”~我多么希望她也是在去森林公园的路上啊。一进公园,我就见到一种高高的花(几乎和我一样高),然而却有着纤细的枝叶和无比灿烂的花朵。我立刻就给它起了属于我的名字——长腿女孩花~ (图片欠奉)


相关文章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1. Dunoy says:

    “可以袭击内在情感的生命的根本性震颤”,我的心不由为之陡的一下。
    当回想和朋友们曾在那儿放风筝野餐骑自行车的情景,我也依然是情不自禁得合不拢嘴。
    为“生命里小小的趣味和瞬间是多么珍贵和美好”而握手。

    Reply

    unicell Reply:

    握手~ *^o^*

    Reply

Speak Your Mind

If you want a pic to show with your comment, go get a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