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我实在太喜欢了

这句话我实在太喜欢了

Sleep is for the weak!

今天的两部电影

十七岁的单车 Beijing Bicycle
什么样的信念和冲动,是他们不约而同地举起了砖头?

千年女优 Millenium Actress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与狼共舞

昨天程序有了个初始的版本,今天一晚起来就看了部《与狼共舞》,补偿自己下。:)

看到Kevin带领Sioux族人抵抗Pawnee人的时候很感伤啊。虽然电影表现的是印第安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共处,不像白人那样贪婪和堕落。可是当Sioux有了枪之后……我觉得的他们对待Pawnee最后一个战士,和白人对待white socks没什么区别。

小时候看电影总是站在某一方的立场上,或是某一位人物。现在我才知道,不是英雄的人总是大多数。他的每一次成功逃脱付出的仍是某一个,或是许多小人物的生命,实实在在的生命的代价,无论是友是敌。

卢梭说巴黎是人类文明的中心,但同时也是人类文明的羞耻。高更追随了这种理念,他终生与大西地为伴,可是就在Tahiti,他看到的仍是生老病死的循环,尔虞我诈的斗争。

库布里克在他的2001太空漫游里暗示说,人类的进化不过是工具的先进化。从骨头到太空飞船,不过换了种形式罢了。

是这样么?

奇怪了

最近脑子里总是在重复这样一句话:”有谁能大笑而又超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连google里都搜不到。
莫非真的是凭空冒出来的?

残疾三则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雪白的天花板,淡蓝色的墙壁显得那样陌生。”啊!是医院!我……我的胳膊!!”小木沉重的脑袋开始剧痛,左边胳膊空空如也的感觉让他觉得揪心般地害怕和惶恐。昨晚的那场车祸注定将要影响他的一生。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唔……我是在……是在做梦么?”天花板上的吊灯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略显金黄,对面书桌上的那只小鸡还在不紧不慢地啄啊啄。”唉,可惜是个梦!”小木闭上双眼,回想起那对洁白的翅膀,还有蓝天白云之间那自在的飞翔。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唉,又要去上课了。”家里的天花板已经不是那么白了,他一眼就看到角落里吸附着的灰尘。还有那些斑点,他小时候赖床的时候总把它们想象成大洋里的岛屿来着的。”我以前还真是可笑啊!”小木一边嘟囔着,一边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上学呢?什么时候才可以像爸爸妈妈那样,上班的时候轻松,下班的时候有电视看,月初的时候还有工资可以领呢?”残疾三则

起名字的网站

看到两个起名字用的网站
第一个是给老外起中文名的,第二个是给小baby起英文名的(宝宝用好,您用也好)。
Enjoy! 🙂

中文名字
英文名字

邮递员叔叔

小桃是个可爱的孩子,今年六岁的他,有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

他喜欢折各式各样的纸飞机,看着他们在回旋、然后依依不舍地落下;

他喜欢陪着妈妈去买菜,路过那家粮站的时候,听米粒在铁管里滑动的声音;

他觉得邮递员叔叔有着某种魔力,从那个大口袋里伸手一摸,就会一件远方来的礼物。每天下午,小鸟在空中飞翔的时候,他都早早地坐在门口的草地上,摆弄着他的纸飞机,时不时地向小路的尽头张望一下。门口的这条小路通向镇上,在那儿的十字路口,有一扇绿色的木门。邮递员叔叔就从那儿来。每天下午,小鸟在空中飞翔的时候,邮递员叔叔就会推开厚重的大门,把邮袋放上那辆笨重的自行车,开始送出今天的圣诞礼物。

他多么渴望自己也像邮递员叔叔一样,拥有那么神奇的魔法。可其实他并不晓得,他就正在谱写着自己的童话,此时此刻。

冬天的味道

我喜欢寒冷的冬天。
踏出房门,寒冷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个时候我总会想到荒原上的某个早晨,肃杀然而却是崭新的一天;
想到孩子般的张楚,裹着棉袄,在一片空旷的雪地上唱着那首《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这就是冬天的味道,让我振奋的寒冷!

给我的花来一张 :)

一个计算机系学生眼中的“终极关怀”

前几天,我碰巧看到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谈宗教问题的一段讲话。他说宗教是对人生的终极关怀。因为我们不仅需要关注生,也需要关注死,这就是宗教的意义。今天我们暂且不谈宗教。把终极关怀的部分简单总结一下,得出的结论就是:终极关怀–等于–对死亡本身及死亡之后的关怀。其实,这可能符合大多数人的理解,然而,我认为,”终极”,绝不简单等同于死亡,”终极关怀”也并非简单的对应于对死亡的关怀。

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终极关怀呢?

作为一名计算机系的学生,程序也许是接触最多的东西之一。抱歉扯到这么远。可是,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体验?那就是程序无穷无尽,有时会让人产生一种焦虑。就拿Java语言来说吧,刚一接触的时候,觉得很简单,好像玩一样。它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类库,编程序好像一下子被简化了,我们要做的无非就是在丰富的API函数库里找出一个来用上就行了。可是后来呢?你抬起头向四周看一看,哇塞,类库简直无穷无尽啊!这种感觉就好像被拔取管子的neo睁开双眼那一刻的震撼!要做嵌入式,你得知道J2ME;服务器端,J2EE总要学吧,好家伙,一个J2EE里面包含了13项关键技术!这些技术说到底是什么?不就是13种大的类库么?事务处理要有JTA;消息处理要有JMS;电子邮件得用JavaMail;XML有JAXP;安全认证要有JAAS……一个接一个,实在太多啦!!这还仅仅是J2EE!想想看,做单元测试,你得会使JUnit吧?做日志,哪能不知道log4j呢?O/R映射,hibernate也很流行啊!想用Java娱乐一下?试试Robocode吧。实在是数不胜数啊!!

仅有广度就够了么?Reflection得知道啊。再向底层深入还有class文件格式,还有jvm原理……

人都有一种欲望,就是想要占有。求知欲又何尝不是一种占有欲呢?你很用功地学习以使自己明白越来越多的东西,让自己显得聪明,显得优秀,显得更加出类拔萃!可是,假如像我说的那样,你发现东西越来越多已经学不过来了会怎么样?也许,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仅仅查类库已经不仅编不出好的程序,有的甚至连理解别人的代码也出问题了。这个时候你又需要补课了,只会编码使不够的,设计才是最关键的!没听说么?编码不过就是IT界的蓝领工人,出卖的是劳动力罢了。追求卓越的你又怎么能仅仅满足于此呢?做面向对象设计,UML和设计模式是基本功吧?IoC似乎也应该了解一下?面向方面的编程呢?新版JBOSS 4.0已经自带AOP框架了。模型驱动架构呢?MDA似乎已经是一个核心概念了,君不见IBM并购Rational,Borland收购Together么?那么面向服务架构呢?SOA可是号称将统领下一个十年啊!

有了架构,怎能没有方法学呢?SOA的基础就是敏捷方法中最著名的极限编程XP呀!测试驱动的开发?哦,对了,有轻量级方法当然还有重量级的,RUP怎么样?MSF呢?

这可真是–学不完的概念,忘不了的忧愁啊!所以程序员一个既敏感又热门的话题就是”三十岁”问题。三十岁的程序员是不是都应该转行呢?只能做因为你的身边永远会遇到比你年轻的牛人,因为你永远也学不完一个又一个的新名词。

终于有一天,你踏上技术的颠峰,你的设计高效、灵活、有高度的可靠性高,强大的可扩展性;你的实现流畅自然,闪耀着十年磨一剑的光辉。然而你发现优良的技术却并不等同于畅销的产品。技术上的极致也许正是产品的穷途末路。于是,业界又提出了”过度设计”概念,这正是一个技术狂热者可能遭遇的陷阱。

从技术到市场,我们经历了一次觉醒。我们过分沉湎于技术,以至于忘了技术之外的许多因素。忽略这些因素只会使我们在前行的道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偏。

这就好像黑客帝国,没错,你醒了,可是什么才是现实呢?我们需要醒来多少次才能到达彻底的真实呢?我们渴望优秀,我们追求卓越。从重点高中到重点大学,之后再是一份好的工作。我们想要更高的薪水,更好的发展环境,更和谐的人际关系,可是为了什么呢?无止境的追求仅仅是为了让追求这一过程变得更加舒适么?就好像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设计而去设计一样,我们需要的是再一次的觉醒。

人生有一些问题和工作无关,和学习无关,也和生活无关。在你很小很小,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它们或许就已经存在了。仰望天空时的神秘,凝视周围世界时的陌生与新奇,你都忘了么?工作学习和生活给我们提供了太多的可能性,我们被吸引,我们迎接挑战,我们发现乐趣,然而我们也得提防过分沉湎于其中的危险。一个产品的设计不能脱离市场,生活工作和学习又不能脱离什么呢?

计算机行业永无止境的学习让你心力交瘁。而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沦为一段无尽循环的程序:学习、劳作、重复以上步骤。这一天你会失望么?你会焦虑么?你会感到生活的无意义与虚空么?为了什么?努力学习是为了什么?找到好的工作么?那找到好的工作又是为了什么?可以有更丰厚的收入么?有丰厚的收入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我们总是这样着着急急地赶往生命的终点么?

有些问题是对生命本身的关注,这就是所谓的”终极关怀”。终极,并不是指生命的终极–死亡;相反,它常常是一种回归,对于生命原始冲动的回归。终极是对世俗生活某种意义上的觉醒,我们也许要醒来很多次,才会拥有一个相对的真实。这也许是层次上的飞跃,但也许仅仅是对于常识的回归,恰如产品和设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