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cling 2004 (四) 丹阳至常州

丹阳至常州的路上,早上6点,水田中的晨雾

望不见尽头的路就是流浪者永恒的归宿

附:
丹阳至常州 约5:30出发,8:30到达
骑行约2:30:-
至市区(天宁寺) 51.55km,9:30 AM,2:50:-
平均时速:18.57
出常州时骑行60km
共吃糖 1颗

Cycling 2004 (三) 回首第一天

现在想想,要说第一天的骑行和之后的有什么不同,那就一个字–累!!过分膨胀的野心驱使着双腿发挥它们的最大马力。然而这又是一场理想与现实的较量。结果自然不会出乎意料,我趴下了。

坐在路边,我有些退缩。一个上午过去了,50公里都没有骑到,一个又一个的上坡让我完全看不到希望。嘴里吐出气是腥热的,就像以前体育课上刚刚跑完一千米。 :) 我也就像当年跑一千米那样,不停地欺骗自己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就这样骗到了句容。

刚进城,车胎就爆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在修车铺补好了胎(我仔细地观摩了补胎的全过程,尽管曾经看过无数遍,可是这一次毕竟不一样。这也为我后来在去苏州的路上自己补胎埋下了伏笔。:P)。中午吃过午饭睡了半个多小时,我又重新获得新生。行人投来的好奇目光就是对我最大的鼓舞。我冲!冲啊!!!

Cycling 2004 (一) 前言

2004暑假,我总算实践了初中时候就有的梦想,骑上自行车去一个远方的城市。和我当初设想的不同:我去了十几个而不是一个城市,我总共骑了1169而不是当初设想的一百多公里。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可无论如何这一次都值得珍惜。从沿路拍摄的2500多张照片里,我共挑选了81张。每当我一遍又一遍地向别人介绍这些照片的时候,我就重新回到了路上。无论这是水田旁吹过的一阵沁人的凉风,还是大卡车卷起的一阵沙暴;无论是下坡时的喜悦,还是迷路时的彷徨;无论是城市的喧嚣,还是漫漫旅途中的一缕孤独。它们都是我永远的珍藏。

回首20多天的行程,我很自豪地说,青春无悔!

在路上(五)

又是一个旅行的季节,我穿过高山,越过河流,经过一个又一个人群聚集的地方,他们管这儿叫做城市

在路上(四)

我是谁?是个热血青年,挥洒着生命的喜悦,将足迹踏遍万水千山?是个匆匆的路人,怀着无法派遣的孤独,一次又一次默默地启程?抑或谁都不是,我只是选择了游荡?

在路上(三)

总会有这样一支歌,你会情不自禁地轻轻哼唱,舞动着四肢,全世界就像潮水一般从眼前退去。然而这之后,当你试图回忆那首歌的名字,却是徒劳。

我相信它们来自我心深处,那一处闷热潮湿的地方,灵魂为肉身所困。这瞬间的感动,想是它们正逃出囚笼吧??

8月1日记于嘉兴桐乡

在路上(二)

最近几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总会有一瞬间的困惑。我是在无锡的那张破席上?苏州的那张大床上?抑或是上海那张洁净的白床单上?我同样费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天花板变换着不一样的颜色与质地。我有时多么期待这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乳白色的天花板上有着密密的小孔,两块镶嵌的板之间有朵小花。如果是这样,我便知道爷爷奶奶家到了;如果是这样,我就会闻到蓬松被子里阳光留下的特有的味道;如果是这样,我只需稍稍偏过头,就会发现阳光强烈得有些刺眼。这,就是我美好一天的开始。

可是,无奈的可是,我不再是当年的我。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可现在不是;那时还有奶奶,可现在没了;那时还是那时,可现在不再是了……

我不是麦其土司家的傻儿子,上天让我听见、看见,上天让我置身其中却没使我超然物外。是悲?是喜?是无聊时的沮丧?还是受挫时的奋进?

不知怎的,我想起了雪莱笔下的那只云雀:是醒来或是睡去?你对死的理解一定比我们凡人梦想到的,更加深刻真切。否则你的乐曲音流,怎能像液态的水晶涌泻?

7月30日记于同济大学

在路上(一)

为什么?为什么??当别人一次次地劝阻我,我也次次地问着自己。为什么要在最酷热的夏天出行?为什么骑着单车冒着傻气?为什么孤身一人无落无依?为什么选择出行甚至还没有一个有意义的终点?

因为我需要在漫漫旅途中散去我积压数十载的暑气!它们在我的心灵中被囚禁得如此之久,喝下再多的饮料也再难使它们降温一丝一毫,我只有出行。当汗水浸透全身,当皮肤被烈日灼出片片水泡,那饱受烈焰之苦的心才能有所解脱;

我选择出行,使因为我要结束鸽子一样的生活,飞去,飞回,又飞去,再飞回;就这样徘徊于城市中固定的路线。眼见着一天又一天过着单调而重复的生活,眼见着美妙的生命陷入无意义的循环……不!今天是个结束,今天同样是个开始。无穷无尽的路在车轮下碾过,只有在这一刻,我才真正理解什么叫做行者无疆。只有这一刻,当酸痛的肌肉驱动着略有些疲惫的肉身,我的心才是快乐地漂浮着的,自由自在,没有束缚……

……

7月23日记于常州

第一次骑行

这是一个宿有的梦想:骑车,远行。

在城市里循着熟悉甚至麻木的路线,出行、折返,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

然而这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诱惑,这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强而有力的召唤,这是一道只有踏上旅途才能够化解的诅咒。

今天,那个为之困扰多年的心灵终于可以自豪地说,我做到了!!

附:从南京至丹阳,早晨7点左右出发,自中山东路至马群出入口之后沿122省道向丹阳方向骑行。沿途经过麒麟镇、汤山镇(未看见)、黄梅镇,于10:30左右到达句容,南京至句容共骑行46公里。在句容休息过后,中午12点出发,自五里墩出入口上122省道,15:30左右到达丹阳,途径行香镇、白兔镇、全州镇。南京至丹阳共骑行89.52公里,平均时速16.56公里,最大时速39.5,骑行总时间5个半小时。

Cycling 2004 (十) 嘉兴

在嘉兴过的很惬意,甚至连路都不认得,因为不管到哪里总有同学带着,吃也不愁住也不愁。差点就想留在嘉兴不走了。:P

嘉兴的南湖水有着棕叶一样的颜色,南湖的烟雨楼只能让我想起那一派烟雨朦胧的江南景象。至于郭靖和杨康……总觉得发生在这里不太合适。大概是上海那一副可怕的景象还没有消退吧,一到嘉兴就觉得前所未有的惬意,当然啦,粽子也很好吃!!

嘉兴烟雨楼

南湖的码头,拴缆绳的石狮子静静地望着湖水

在街头看见这番景象,不禁会心一笑。三辆车两两锁在一起,这份心情恐怕只有当时的我可以体会了。

嘉兴的三塔,在京杭大运河边。很奇怪的造型,而且只有这么矮(和亭子比比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