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cling 2004 (八) 上海B

一张工地的照片,尘土飞扬。
C200428_jpg.jpg

天空的云
C200429_jpg.jpg

Cycling 2004 (八) 上海A

可怕的上海!!!

天哪,这句话在我肚子里憋了一个多月,总算是说出来了。进了上海我就好像有些身不由己。庞大的城市,错综复杂的街道。地面蒸腾的热气直往眼皮里冲!路口动不动就出现自行车禁止的通行的指示牌。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误入歧途的蜜蜂,在暴风雨下是那样的无助。

上海街头,密布的电车网
C200425_jpg.jpg

在无锡的时候电视里正好在放海上钢琴师。这部片子大学时候看过一遍,当时只是觉得好玩。现在想想,才对1900有了一点我自己的理解。他说他所惧怕的不是他看到的那些,而是他看不到的那些。琴键是有限的,但他能用有限的琴键创造出无穷的音乐;城市在视野里无限延伸,这副琴键太大,只有上帝才能弹奏。这又何尝不是现代化的生活带来的弊端?我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娱乐,我们能获取几乎无限多的信息,我们穷尽一生去追寻一条公认的成功之路,然而我们却常常忘了倾听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有两件事情我越是思考就越觉得神奇,那就是头顶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现在的人们还会从星空还有内心中寻找到乐趣么?

咖啡馆门口的铜雕像
C200426_jpg.jpg

轮渡中的浦东
C200427_jpg.jpg

附:
苏州至上海 约7:30出发 18:30到达
骑行101.35公里 骑行时间6:40:09
平均时速15.6
共吃糖 5 颗
(到达上海时里程表554km,离开上海时630km)

Cycling 2004 (七) 苏州C

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我拿着一杯稀饭,在路上骑着车溜达,无意间走进一个胡同。没想到这里竟也别有一番滋味。
C200419_jpg.jpg

一直向北,就到了拙政园,这里荷花盛开。不过游人和蚊子都是特别多。然而再热闹的景点也有游人稀少的地方。我看见天南海北来的人们,笑着闹着,在导游的带领下走过、路过。这样的旅游是否会错过些什么呢?见仁见智吧。至少对于我来说,寻求那一份心灵的感动的才是最重要的。它是否是一个景点?导游是否驻足?无所。

拙政园的听雨轩。屋前屋后都种着芭蕉,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雨天的时候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一定很惬意。融融月色,细雨芭蕉,这就是北方人眼中的江南吧。

亭子飞扬的一角

盆景园的一角

盛开的荷花

还有下午的虎丘。:) 哦,对了,在这里我还遇到一个河南骑来的驴友。本想约了一起再向上海进发,无奈时间安排不到一起,也就作罢。

Cycling 2004 (七) 苏州A

无锡到苏州并不算远,那天骑到市区一共是57公里(有一段路我还走错了)。但是这一段路走的却异常艰难,虽说从南京出来以后路况一直都不怎么好,修路的地方很多。但是尘土飞扬、遮天蔽日的,恐怕也就只有这里了。路上有好几个路口挂着”前往昆山、上海方向的车辆请绕行”的牌子,不过我骑着自行车实在是绕不起啊。看了看前面的石子路,只好硬着头皮向前了。

在离苏州只有十多公里的地方胎破了。内胎之前在句容也破了一次,不过那次正好在城里,修车很容易。这次可就不一样了。不过,我更多的是一种兴奋。觉得随身带的补胎工具总算派上用场了。推着车找到了一个加油站,向他们讨了一桶水,我就开始干活了。:) 把车倒立起来,翻开外胎,揪出内胎,打气,找泡泡,锉平创口,贴上补丁,怎么做怎么觉得没有修车师傅来的熟练。:(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补上了一块胶皮,怎料想检查以后又找到一处贯穿伤。无奈之下只好把车推到附件的一个村子里换了副胎。

苏州给我的印象真的很不错,在苏州也拍到好几张我自己很喜欢的照片。这就是其中一张。在苏大北校区的门口,路灯静静地照着路面,安静而且温馨。快到夜里12点了,任何一个喧闹的城市此时也都安静下了了,那么,我们的心又如何呢?

附:
无锡至苏州 约7:30出发(因猫耽误) 约14:00左右?到达
至市区骑行57公里
当日共骑行110.42公里 骑行时间8:07:56
平均时速: 14.06
共吃糖 2 颗

Cycling 2004 (六) 无锡C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动身准备离开无锡了。可是在旅店里见到了几只可爱的小猫。 🙂 好像都是刚刚出生不久,对一切都很好奇的样子,也不怕人。过来抓抓我的裤子,抓抓我的书包。一共三只小猫,还有一只老猫,老猫很警惕地看着我,在四周转来转去。大概是早饭时间吧,老猫叫上一声,再向回走两步,看看小猫。意思大概是让它们去吃饭吧?好不容易叫走了一只,她又来叫另外两只。这个时候先前的那只又溜了出来。

这是那只抓我裤子的小猫

还有一只天蓝色眼镜的小可爱 🙂

Cycling 2004 (六) 无锡B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了。第一站是蠡园。传说越国大夫范蠡曾偕西施泛舟于此,蠡园和蠡湖由此而得名。蠡湖又叫五里湖,实际上就是太湖的一部分。蠡园里多的是太湖石堆成的假山,只可惜我没太多兴趣。听见导游说这个石头像什么那个石头像什么,总觉得有点傻。:P 至于太湖石”皱、瘦、露、透、丑”的审美标准,我从无锡一直听到苏州,又从苏州一直听到了嘉兴的南湖,估计这辈子是忘不掉了。蠡园不算太大,但是颇有些安静的地方。比如月老亭,比如春秋阁(下面一张照片就是)

只可惜那些游客们跟着导游总是行色匆匆,听讲解,排队照相,然后就是下一个景点。也许他们看不到一棵巨大的柳树将枝条垂在水中自由自在地随波逐流,也许他们看不到蠡湖边的一朵小花兀自如痴如醉地绽放。

BTW: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花朵上还有着水珠。因为当时园丁正在浇水。他们拖着长长的管子从蠡湖中泵出出水来,风吹过的时候,水雾洒在身上,觉得凉凉的。要是我早知道太湖水是……,我就………… 🙁

在湖边上我还遇到一对老夫妻,请他们帮我拍了张照。老先生拿着我的相机,半天都没找到感觉。好不容易拍完以后,指了指他自己的相机对我说,还是这个好。单反,我也知道好啊。可惜没钱啊。于是和他们说我是从南京骑来的,让他们也羡慕一下吧。

第二站是鼋头渚,出了蠡园,沿着湖滨路过了双虹桥就来到了鼋头渚风景区。这里实在是一个骑车的好地方!路直而且平,旁边就是太湖,湖中有一处地方种着色彩鲜艳的花儿。当时我就在想,那些有了私家车的人们恐怕是享受不到我这样沿着湖边骑行的乐趣了吧。风景区内有不少景点,充山、鹿顶山、醉芳楼、卷雪亭,还有聂耳纪念堂。醉芳楼,卷雪亭,名字听起来就是那样的美好!

从鼋头渚乘船来到太湖仙岛,过了会仙桥,一阵恶臭扑面而来。作为一个南京人,也领教过秦淮河的臭。可是秦淮河的臭起码还有些温馨,这里臭却实实在在地让人作呕。后来在无锡不小心吃了一条鱼,我总隐隐地觉得鱼肉也有着湖水的那种味道。那条鱼终究还是没能吃的下去。这张照片也是在太湖仙岛上摒着呼吸才拍下的。

第三站是三国城,沿着来时的路回到双虹桥再继续向南就是唐城、水浒城和三国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里的路。不知道影视基地是不是都建在荒郊野外,反正上坡连着下坡,下坡连着上坡,每个坡都至少有45度。坡下向上看去,汽车的顶棚就像海上见到的桅杆那样从地平面上升起。我也就是在那里下坡时候创造了47.8KMH的时速。

三国城里面倒是有几分古韵。宫灯模样的音箱持续不断地放着古乐,走到那里都可以听到。不错不错!只可惜这里的水……还是有那种味道。

晚上的时候去了太湖广场。

暑假这一路过去,江浙都缺电。所以很多景观的照明灯光都停了。两排灯光的中间是很长一溜喷泉,可惜没能拍到。

Cycling 2004 (六) 无锡A

没到无锡之前就听说那里的路牌很少,这次骑车去总算是领教了。过了横林和洛社,一路上竟没怎么看到前往无锡的指示牌,有一段特别窄,车也很少,我甚至以为自己是走到哪个厂区的宿舍了。:P

无锡城内开始的一段路热闹而繁华,心想怪不得大家都说无锡是小上海呢。我顺着路一直向前,过了一条马路之后,路又开始变窄了。也许,我更应该称它为一条巷子才对。那么……在这条巷子里,我见到下面这个邮局。这个贴满绿色小瓷砖的邮局,就如同粮站里大米流过管道的声响一样,激起我对童年无数美好的回忆。

邮局再向前不远,就是这座清名桥。括号里是从google找到的【清名桥(qing ming qiao),位于无锡南门外三里,古运河与伯渎港交会处,东西向横跨运河。
清名桥始建于明万历中,原名清宁桥。清康熙八年(1669)重建。乾隆三十一年(1766)重修,道光二十年(1840)又修。为避道光皇帝宁之讳改名清名桥。咸丰十年(1860)毁。同治八年(1869)又集资重建。1949年后又作修葺。此桥为单孔石拱桥,长43.3米,中宽5.5米、高7.4米,桥孔跨度为13.1米,桥面石阶东为37级,西为19级,经一平台分娩后又各有17级。桥体系花岗石构筑。此桥是无锡市区规模最大、保存较完整的一座古代石拱桥。】

按照计划,我在无锡打算停留一天。为了住的地方实在伤透了脑筋:要便宜,要自行车安全,要离鼋头渚近第二天好去转转,又要重新上路时比较方便才行。从运河东岸找到运河西岸,天色已晚,古老的运河里,驳船列成长长的一队,不紧不慢地穿行。一艘船上的小女孩捧着饭碗,冲着父亲开心地说着什么。这就是船上人家的生活么?

附:
常州至无锡 约12:00出发 15:30到达市区
当天共骑行101km,骑行时间7:27:-
平均时速:16. 47
共吃糖 1 颗

Cycling 2004 (二) 上路

擦亮车子,背上行囊,揣着相机,我,上路了。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费尽心机总算在地图上找到了这个城市的出口,它的名字叫马群。

清晨,我在码表上设置了里程倒计数。120公里,我想够我从南京骑到丹阳了吧。 :)

新学期开始了…

报到之前两天,我就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车窗离同学挥动的手掌渐渐退去,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一个词:背井离乡。可是,哪里又是我的乡呢?想起以前无聊的时候,总喜欢在夜晚的城市里漫无目的的转悠,城市夜晚的灯光照在马路上格外温柔,恍惚之间便有了入梦的感觉。那个时候无论多晚,无论来到了怎样陌生的地方,我也丝毫不会惊慌。是的,我没有家,可是我和这城市总有着些许的联系。不敢说我是属于这儿的,可起码熟悉。因为熟悉,所以陌生。就像一句话常说的,”熟悉的陌生人”。南京又何尝不是熟悉的陌生城呢?这也许就是我最初想要离开这里的原因。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游荡,我会迷路,会惊慌地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与无助,也正是在这种时候,我才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身处何方。

车厢里有着一张张稚嫩的脸,父母和孩子的声音混合着列车那有节奏的震动,于是我便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看着电子屏幕上不断下降的车外温度,我就沉沉地睡去。

来到北京的第二天,处置了各种杂务之后。在北京西站拿到我的自行车。轻轻拭去鬃毛上的浮土,再一次唤醒沉睡的记忆。是了,我又可以痛快地驰骋了。 :)

接下来的日子有些无聊,手持一张流程图,在不同的队伍间穿梭办理手续。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四年前。时间真是个奇妙的冬冬啊。相似的起点和终点,我失去了什么呢?我得到了什么呢?

Cycling 2004 (五) 常州

一进常州市,就会发现不少卖摩托车、助力车的店铺。这也着实是一大特色,正如我后来在绍兴随处可见的律师楼一样。:)

常州城市不大,但是给我很清洁的感觉。因为只是中午停留的一站,所以只是在城里随便看了看。下面的这张教堂是在去天宁寺的路上拍的。教堂的颜色还有造型在常州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天宁寺据说也挺有名的,可惜我去看的时候那座塔还在修。

不知道是不是大学宿舍同学有常州人的原因,觉得这里的人特别的热情。几次问路都指的很详细,生怕我弄错了,知道我是骑车来以后还很关心地问我要不要找地方休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