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意

水是多么奇妙呵——当它化身雪花,诗意地降临人间。抬头向上看,雪花轻盈地从路灯身后的黑暗飘转入明亮,将这些来自深邃天空的物质散落在高高低低的树枝上、无边无垠的大地上。下雪的夜里总是安静的,而这安静又不简单等同于人声消退后的沉寂。看着雪花在空中不疾不徐的流转,感觉有些像是一弯清澈的小溪。无声,然而它的音乐却已分明弥漫在这夜的寂静里,柔柔的,轻轻的,像是一首古曲。竹林的叶子全都满满地载着雪,微风偶尔吹过,竹林在重压之下轻轻摆动,在雪地里映射出婆娑的光影。

几乎阔别了一整个冬天的泳池还是那样清澈、无人。我简直就要迫不及待地投向它自由的怀抱,却在入水的一刹那觉得自己从未真正离开。一下,两下,身体以稳定的节奏滑行着,思绪在向四周恣意生长。下意识地数着节拍,却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游泳。佛家既然有数息入定的法门,那么我想,游泳或许也可以用作修行吧?

音乐或诗,从存在的那一天起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当歌者和诗人的年华逝去,美妙的音乐和诗句却千百遍流传,崭新如故——这就是永生的法则。满怀着喜悦和感激,我也想要记录下今夜的美丽,让它就此鲜活起来,与所有珍贵的时辰为伴,生生不息。

四季以其不疾不徐的步调走来,恰如飘舞的雪花,恰如游水的节拍。在这四季的歌声里,无数这样的欢乐时刻还将来临。我静静地,静静地,静静地游过,生活过。

漂流笔记本第五日 – 水流或是流水

2009年11月10日    晴    今日签名档:

昨晚下了难得一见的大雪,今早出门的时候天已经放晴,没有一丝的风。天空还布着云彩,阳光也并不强烈,但远处还是能瞧见山的轮廓。梧桐树的每一片树叶和枝桠上都顶着厚厚的积雪。金色的枯叶,白色的雪冠,高大的身躯在天空的背景下舒展着,完完全全的静止,像是盛开到极致的生命。看看路旁、草地或是车顶上,这雪分明还在少年时,表面毛绒绒的,蓬松而又纯洁。细细去看,一片片晶亮的东西还反着光。这雪真厚,连狗走路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 😀 大约是狗叫声的振动,些许雪沫从树上飘下,阳光照射下像是美极了的星星的残屑。

中午的雪大约是青年时,毛绒绒的表面略有些融化并已结合成一体。积雪仍然维持着完美的形状,然而却更以整体的面目出现。结实、大块、平滑,活脱脱的香草冰淇淋!

那么……夜晚又是如何呢?

在四季的景象中,雪及雪后的味道总是能异常有力地唤起我的感情。周国平把这叫作普鲁斯特式幸福的机缘。可如今我又在想,与其说是雪碰对了我记忆的密码,倒不如说在雪中,世界抹去了旁枝末节。无论你身在何处,雪后的世界总是相似的,一种统一的、亘古不变的印象被还原。大地被覆盖了,世界却变的清晰起来

下雪的夜里,又梦见了你。大约是睡前又读了黑塞的缘故。

我们逐渐年长,成为大人,虽然稳重多了却失去纯洁。那些曾被我们憧憬追求,首次给我们爱之曙光的女孩们不知怎么啦?当我们陆陆续续离开时,她们不知有什么感觉?当充满崇高美梦的青春时代结束,接受最后一位男人的追求时,不知有什么感觉?我们男孩创造、研究、劳作,什么事都可以做,有工作和职业,有很多小喜悦和小的恶行……但只生活在爱之中,只对爱充满期待的女孩们,不知怀抱些什么?第一个年轻人,那对自己有时大胆有时又有点羞怯的崇拜者们,他们的约定、歌声、笑谈,最后一个男人是很少能够给予的。

这也是雪的命运么?不,两者我都不相信。

Page 1 of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