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动我的诗——上天堂《印象》

印象
——上天堂

乌云游弋
如鸦群闷声飞过

我是一叶侧倾的白帆
沉隐于清黑的麦地

这生生死死的潮水
漩涡,一个接着一个

一个是祖父
一个是父亲
一个留给我

你说有光
我便飞驰而去
露重
霜重

却只是半生长芽
又用半生
掉叶子

2015/04/29/凌晨

云水《听雪》

 

听雪

——云水

这么久了,如此宁静
盖住了夜晚、炉火和睡眠的半个人间

一些声音,像能飞起来的事物
几段枯枝,或往事
几粒尘埃,或慢慢移动的温暖
风把它们撒在窗外
仿佛它们喜欢,被白雪的马群追赶

这么久了,我一个人坐着
我并不想告诉你
我也曾放出心中的马匹,并且欢腾着
跑到了你的身边

博尔赫斯《Everness》试译

《Everness》

博尔赫斯 (Jorge Luis Borges)

翻译:unicell
最后更新:2012-03-03

不存在的事物唯有一样:那就是遗忘
上帝保留了金属,也存留下料渣
并在他预言的记忆里
封存了将有和已有的月亮

这就是全部一切了:镜中数以千计的映像
——在一日的晨昏之间
你的脸留下和将要留下的
已然、未然的形象

万事万物都是那包罗万象的一部分
属于这水晶般的记忆,宇宙
这艰难的过道呵,谜一样漫漫没有尽头

当你走过,一扇扇门相继关合
仅有在日落的另一方
才能最终见证那些原型与辉光

参考:

  1. 中译本1,王永年,《另一个,同一个》,豆瓣链接
  2. 中译本2,译者不详,出处不详
  3. 英译本1,Richard Wilbur,《Collected Poems 1943 – 2004》,豆瓣链接
  4. 英译本2,A.Z. Foreman
  5. 西语原文

林庚《春天的心》

在我喜欢的新诗里,林庚这首《春天的心》是这么的特别。它少了些低吟浅唱的音律感,没有增之则长,减之则短的精巧美,甚至也没有令人拍案叫绝的立意。然而却只有这首诗,写出了我心目中的故乡。那一种春情、湿润的感觉,那一个青春、懵懂的季节。

春天的心

林庚

春天的心如草的荒芜
随便的踏出门去
美丽的东西到处可以拣起来
少女的心情是不能说的
天上的雨点常是落下
而且不定落在谁的身上
路上的行人都打着雨伞
车上的邂逅多是不相识的
含情的眼睛未必是为着谁
潮湿的桃花乃有胭脂的颜色
水珠斜打在玻璃车窗上
江南的雨天是爱人的

漂流笔记本第七日 – 树

2009年11月12日    雪    今日签名档: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今天是漂流笔记本的最后一天,抄一首我爱的诗。

悬崖边的树

——曾卓

不知道是什么奇异的风
将一棵树吹到了那边——
平原的尽头
临近深谷的悬崖上

它倾听远处森林的喧哗
和深谷中小溪的歌唱
它孤独地站在那里
显得寂寞而又倔强

它的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风的形状
它似乎即将倾跌进深谷里
却又像是要展翅飞翔

林徽因与莎乐美

今天在Google Reader里看见这篇林徽因的文章(《林徽因 美与智慧的绝唱》),又让我想起了莎乐美(《莎乐美 :一位征服多位天才的女性》)。林徽因之于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恰如莎乐美之于尼采、里尔克、弗洛伊德。。。

贴两首我爱的诗/词吧,纪念所有那些美好的爱情~

别丢掉

——林徽因 (unicell注:写给徐志摩的)

别丢掉,
这一把过往的热情,
现在流水似的
轻轻
在幽冷的山泉底,
在黑夜,在松林,
叹息似的渺茫,
你仍要保存着那真!
一样是月明,
一样是隔山灯火,
满天的星,
只使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
你问黑夜要回
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
山谷中留着
有那回音!

赞美生活

——莎乐美 词, 尼采 曲

像朋友一样,
真诚地爱着一位朋友,
就如我爱你一样 ,
呵,我的内心翻卷着怎样的波浪!
如果我为你带来喜悦或哀伤,
如果我低声啜泣或纵情欢唱,
那都是以不同的面孔
倾诉着对于你的爱的衷肠。
你的离别
为我留下了深深的绝望,
而你的拥抱
又使我抹去眼角的泪光,
让我们像同志一样心心相印,
并且在寂静中
倾听着它们的冲撞。

……

如果你仍旧不曾使我狂喜,
那就努力吧,
因为同样的悲戚也在折磨着你的心房。

纪录片《圆明园》开场旁白

请您用大理石 汉白玉 青铜和瓷器建造一个梦

用雪松做骨架 披上绸缎 缀满宝石

这儿盖神殿 那儿建后宫 放上神像 放上异兽

施以琉璃 施以黄金 施以脂粉

请诗人出身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

天上一座座花园 一方方水池  一眼眼喷泉

请您想象一个人类幻想中的仙境

其外貌是宫殿 是神庙

——维克多.雨果 1861年11月25日

两个私人去处

没有私人去处的城市是不可想象的。一处湖边,一段街道,一片空地……也许是最公共的空间,但却有最私人的印象和记忆。在摆脱了时间概念的一段虚空,无需工作,无需思考,所有的朋友遍寻他不着,这个时候,主人公一定是去了那里。

在北京的这几年,在身边就发掘了两处这样的地方。

一处是我们研究所老楼的天台。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后,吃饱了浑身暖洋洋,到处闲逛。一步步走上陌生的楼层时,就在想,”这是多么奇怪的一件事啊,你最陌生的地方也许就是上一个楼层。因为来去匆匆的我们无暇去做这最轻易的探险。”老楼不高,天台的那扇门总是没有锁,当然也总是没有人。不远处是繁忙的路口,四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近处是一条小路,行道树深绿色的叶子在阳光下闪耀着柔和的光芒。就是在这里,我读到了冯至的诗句:

我怎样才能谱出
正午的一套大曲–
有红花,有绿叶,有太阳,
有希望,有失望,有幻想,
有坟墓,有婚筵,
有生产,有死亡:
欢腾腾,都是爱情,
欢腾腾,都是生命!

刹那间,心灵被击中,痴痴地吟读,一遍一遍。

另一处是不远的写字楼。楼下的一圈有草地,有流水,宽宽长长的平整路面却没有行人,简直是轮滑的天堂!每当傍晚降临,草地中一些长条的玻璃块亮起通透的白光,干净、整洁、精致,让人想到日本式的花园。想象一下穿着轮滑鞋徜徉其中的快感吧!尽情地玩耍,彻底地不想回家。

我喜欢的诗 —— 选自《北游》,冯至

这般如唱、如叹的诗句,我实在无法想象能被什么所取代。你,也有这般的感觉么?

异乡的女子
我来到这里
并不是为了酒浆
只因我心中有铲不尽的泞泥
我的衣袋里有多余的钱币一张

— 《北游》,冯至

Technorati : ,

我喜欢的诗——《季候病》,何其芳

好的小说拍成电影,总是少了几分味道;我想好的诗歌一定也是这样。不过我真的抑制不住想要和你们分享。这是一首我大二时候抄在本子上的诗。安静的图书馆,不起眼的角落,你可以想见我寻到她时的欣喜。

季候病

何其芳

说我是害着病,我不回一声否。
说是一种刻骨的相思,恋中的征候。
但是谁的一角轻扬的裙衣,我郁郁的梦魂日夜萦系?
谁的流盼的黑睛象牧女的铃声,
呼唤着驯服的羊群,我可怜的心?
不,我是梦着,忆着,怀想着秋天!
九月的晴空是多么高,多么圆!
我的灵魂将多么轻轻地举起,飞翔,
穿过白露的空气,如我叹息的目光!
南方的乔木都落下如掌的红叶,
一径马蹄踏破深山的寂默,
或者一湾小溪流着透明的忧愁,
有若渐渐地缓解,又若更深地绸缪……
过了春又到了夏,我在暗暗地憔悴,
迷漠地怀想着,不做声,也不流泪!

1932.6.23

Technorati : ,

Page 1 of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