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

东京纪行 2012

先后顺序大致为:浅草 – 明治神宫 – 原宿 – 东京铁塔 – 箱根(强罗公园、芦之湖) – 池袋(Sunshine City水族馆) – 银座 – 秋叶原 – 上野公园

普吉岛照片 – 2011

四川照片 – 2011 – [成都、乐山、峨嵋、九寨、黄龙]

先后顺序分别为:宽窄巷子 – 锦里 – 浣花溪 – 乐山 – 峨嵋 – 九寨沟 – 黄龙 – 熊猫基地

故地重游——太湖源

四年弹指一挥间。。。


又见大海——青岛游记

* 海浪的声音,是永恒的召唤
==========================

上一次见到大海,还是上小学的时候。这么多年来,对大海的思念有如一颗寂寞的种子,在我心中悄悄发芽,兀自成长。永不停息的波涛,咸咸的海风,还有一阵风过,便从指缝中如水一般流淌、飘落的细细的沙。

那海浪的声音,是永恒的召唤,驯服着,我可怜的心。

除了出行,我真的别无选择。于是,在上个周末,早早地买了张票,带上我的自行车,踏上旅途。面对朋友惊讶的询问,我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同样一句话”想大海想疯了”。

* 行者无疆
==========

新买的这辆车是可以折叠的,从城铁、地铁再到火车,它为我引来了好奇的询问,还有太多的目光。当然,它和我也给了别人不少新鲜的话题。其实–车很普通,我也很普通,只是–人们无聊的时光会多一些的缘故吧。

当我汗流浃背地把车举过头顶,穿过拥挤不堪的人群,终于找到自己位子坐下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快乐。因为–此时此刻–我好像已经在青岛了。 :)

* 我回来了
==========

踏出车站的那一刻,我并没嗅到大海–那曾是我对大海,最初的印象。而青岛的车站和其他的中小城市一样,没有很大的广场,没有拥挤和混乱的人群,有的只是普通的街道,还有偶尔驶过的车辆,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阳光很好,心情也很好!

火车站出来没多远就是海边,路边有不少贩卖贝壳的摊铺,海风吹过,贝壳风铃发出了美妙的声音~海边有不少招揽乘船旅游的,不过我却不大感冒。被别人莫名其妙地拉上转了一圈,还要付钱,是多么奇怪的一件事……

见到大海的第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就好像离乡背井多年的游子回乡,见到熟悉的点点滴滴,恐怕,更多的是一种安宁吧。

我的兴致依然不错,买了张地图,骑上小车,打算就这样一路沿着海边,随便走走,随便看看。

从车站到海边,离栈桥已经不远。远远看见栈桥上密密麻麻的人群,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是莫名地开心!于是拿出相机咔咔咔。。。在栈桥就能看见青岛那座著名的天主教堂,于是暂时调转车头奔赴教堂。青岛的路多是上坡下坡,精疲力尽的时候终于开始理解为什么青岛的同学不会骑自行车。从教堂出来,便骑车在街上乱转,看见不少卖海货的店铺,不过都在小路上,没有多少人。继续转悠,经过一处高高的石阶路,向上竟看不见通向什么地方。一时间好奇心大起,锁了车,跑上去看个究竟。路的尽头是个无名的公园,后来在地图上看才知道是观象山。公园里樱花盛开,有遛鸟的,打拳的,不过也没什么人。小山顶上有好些女孩儿边写生边聊天,我爬到亭子顶上,看见乱七八糟的楼顶,于是也胡乱拍了些照片。唉,青岛真是个好地方,要是住在青岛,我想我在这亭子顶上也可以呆上一个下午。。。

* 站立在大海的边缘,凝望着那未知的神秘
======================================

从观象山下来,又重新回到海边,继续向前。路上经过一家不起眼的店铺,边啃玉米边看贝壳,最后花35买了一只鹦鹉螺壳。一时间顿感珍惜,于是把相机挂在脖子上,螺壳请进相机的包里。小青岛公园是个不错的地方,拐了个弯,就全然没了栈桥般的喧嚣,有的,只是 — 一个人的大海。

从小青岛出来,一路上经过鲁迅公园,水族馆,还有海底世界。对海底世界什么的向来提不起兴趣,于是又向前,到了第一海水浴场。海水虽然还冷,不过依旧有人游泳,还有不少人在沙滩上休息,玩耍。小孩子互相追逐着,光着脚丫在沙滩上留下一个个圆润的脚印。海浪打过,就看见脚印好像冰淇淋一样渐渐化开,心里也有了甜甜的味道。看不够,还想再看,于是把背包放下,坐在沙滩上海浪刚刚能到脚的位置;坐不够,于是又躺下,晒晒太阳。一不留神,竟然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到有人摇了摇我”小伙子,醒醒,要涨潮了” :p

重新推上车,过了汇泉角。就到了八大关,第二海水浴场。一到这儿,立马就后悔刚刚在那儿睡的一觉了。因为这儿的沙更细,景色也更加漂亮。花石楼前有一条狭长的石堤伸向海的中央。说是中央,其实又能走多远呢?我也只能站在大海的边缘,凝望着那未知的神秘。朴素的宗教情感油然而生。站在石堤的尽头,看着海浪一次又一次冲上石堤,卷起一个又一个漩涡,然后再碎成一片片洁白的水花。天色有些晚了,这里的风很大,让人不禁打起哆嗦。可我却恋恋不舍,站了很久。有个女孩和我并肩站着,许久,她似乎犹豫了一下,和我聊了几句。知道也是北京来的,过个周末就要回去。她似乎很有兴趣聊下去,而我只是冷冷地应了几句。又站了许久,她说冷的有些受不了了,于是互相道了别。等我把相片拍完,反省了一下,很是为刚刚的冷淡自责。在花石楼下买了个烤红薯,作为对刚才冷淡的补偿,我和一个算命的聊了很久……

第二海水浴场再向前是太平角,这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更是衬出海浪温柔的声音。在海边,录了一段声音,将来聊解相思之苦吧……

过了太平角就是第三海水浴场。映射在水面的月光朦胧而隐晦,明天只怕会是大风的天气。顺着海水浴场向另一头望去,只见一片灯火辉煌,好似另一座新的城市。望着远处的灯火,一时间又累又饿又冷,于是顺着繁华的香港路,觅食,栖息。

* 同是天涯沦落人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灿烂,躺在床上,发现有时看看无聊的电视节目原来也是一种享受。 :p

中午出门的时候天空乌云密布,好像就要下雨。风力之强劲,好像回到了北京。继续顺着海边向前骑,越来越荒,越来越凉。最后到了一处海边,前面的路已经不通。远离了城市,水面也变得空空荡荡,远处凸起的一小块礁石在阵阵海浪中激起雪白的浪花。

回去的路上遇见一个沿着海边乞讨的人。第一次我没给,骑着车超过去很远。因为总是停下来拍照,所以有渐渐被他赶上。这次他刚一开口,还是上次那句”祝您青春幸福”,我就给了他1块。心想,我们好歹都是流浪的人啊。谁知他说了一句”你的好心感动天和地啊” -_-b

在火车站的历险终于为这次旅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去吃东西的时候,把车锁在外面。出来的时候刚好发现有个人骑着我的车要走。本能地喊了句”我的车!”,狂追不已。小车倒也骑不快,偷儿眼看就要被追上了,跳车就跑,把刚刚撬开的锁扔在地上。车追回来了,脚下一松懈,竟然没有再追,居然也忘了喊抓小偷。那偷儿跑的慌张,在马路中间摔了个仰面八叉,差点被车撞到。可他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跑了,消失在街角。来的突然,去的迅猛,简直就是魔幻现实主义啊~~~

那一天——我在阳台山

* 慕名妙峰山

又是悄然而至的周末,莫名地有了出行的冲动。又想起去年十一去的妙峰山,那次骑着自行车,到了半山腰时已经过了中午,算了算回城的时间,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体力,只得望山兴叹。

那么……不妨再去一次吧。”环山四面皆是景,一年无时不看花”的妙峰山,我来了!

* 初识阳台山

从颐和园乘车来到北安河,穿过村子一直向西,大山就在眼前了。这里是阳台山景区,南面是鹫峰森林公园。阳台山的半山腰有座金山寺,京城八大水院之一的金水院就在这里。金水院的一侧有一条小路,就是妙峰山四条进香古道之一 –“金阶”,也就是我此行去妙峰山的路线。

听到鹫峰山的名字,我立刻就想起了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经中,佛祖在王舍城鹫峰山中讲法的故事。善男子善女人,应如是说,应如是学,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是广大明,是无上明,是无等等明。好一片法相庄严的境界!当然啦,此鹫峰非彼鹫峰,一点关系也没有就是了。

* 外出踏春的我遇上了林海雪原

出发前有人问我怎么想起来要出去了,我说春天到了嘛,总要出去走走。可是踏进阳台山,我才发现迎接我的是一片林海雪原。走过了最初的一段大路,绕进去往古香道的小路,就已经见不到了人影。路上的积雪屡经踩踏,可是终究还是牢牢地盖住地面,有的已然化成坚冰。

道路两旁的积雪还是完封,这又使我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看过一篇冰心的散文。她说守住一片干净的雪,就好像是守护心中一片纯洁的圣地。南京也下雪,可是总也积不起来;城市里也下雪,可是总被车辆和人群轧的泛黑。我何时见过这么大片干净的雪呢?我何时能够守护如此大片的圣地呢?

冬日里的树照例多是枯枝,这使得树上的喜鹊窝更加清楚易见。南京高大的梧桐树上,多的就是喜鹊窝。走在中山陵的路上,连日的阴雨让地面也带上光泽;飘零的落叶,吹过的阵阵冷风。这一切总会让我想起秦淮烟雨,金陵旧梦这样的句子。

除了喜鹊,还有乌鸦。在这滔滔林海,茫茫雪原,来上几声乌鸦,倒也有十分特别的感受。有时听见拐角的一处悉悉簌簌作响,像是有人,走近了却又安静了下来,只见一只黄嘴的乌鸦不紧不慢地跳开了。

这样安静且无人烟的地方总会让人有撒野的冲动,我正寻思是不是撒泡尿在地上写个字呢,顿时又为自己亵渎的想法感到羞愧。毕竟我刚刚还在想这里是一块圣地。

* 金阶,银阶,我见到的只有冰阶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金山寺。金山寺也叫作金仙庵,相传是慈禧的表妹金仙在此出家,因而得名。金山寺建在一座石砌的高台上,落寞而荒凉。高台下有一处从金山泉引出的水管。泉水淙淙作响,即便是冬天,也让我的心中生出一丝清凉。

绕过金山寺,按照网上的说法右行,果然有一处小路。不到近处还真是很难看见。顺着小路继续向山上走,没多久就发现最初土路变成石阶。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进香古道?这一刻,我想我多少有点体会了考古学家的乐趣。果然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块蓝色的指示牌–善来金阶。妙峰古道原来都是土路,崎岖难行。后来太监刘诚印为了讨好慈禧太后,修了这条路。据说工程异常艰巨,每铺一块石阶就要耗费白银一辆,金阶的名字也就是这么来的。

可是管他金阶银阶,我看到的只是冰阶。石阶本来不高,冰雪填满了石阶与石阶之间的空隙,有的地方简直就是冰坡,走起来还真是费劲。我一面小心翼翼地注意不去踩到冰上,一面盘算着,正常人走路3公里每小时,这些台阶加冰垒成的斜面大概是30度,阳台山主峰1276米,sin30度等于0.5,这么算下来……我到山顶怎么也得有……晕了晕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路上拍照还是挺花时间的。难道效率低真的是我的缺点?

* 别了,那座被灰笼罩的城市

阳台山虽然不算高,可是我好像走过了不止一道山梁。每次抬头看看山顶已经不远了,可是脚下的路又在山间婉转,绕到了另一座山上。山下就是北安河,一片平坦的大地上房屋错落有致。上山的时候我在最南边,眼下我的位置已经到了最靠北的一头。

脚下的地方也是一座山头,再往后就是山阴的一侧。积雪想必更厚,路也更难走一些。来时路上遇见了一对夫妇,他们告诉我后面的路也能看见脚印,不过那雪都要深过脚踝的。想必这山头也一道槛,就好比是华山的回心石。因为我看见岩石上有人分明写到,天寒地冻,抱憾回头。

今天出来本来就是打算透透新鲜空气而已,不是要攀登高峰的。可是生来好奇的我,实在无法敌过那通向未知的小路带来的诱惑。短暂的犹豫之后,我系了围巾,戴了帽子,继续前进。这山口的风实在是大,举起相机的时候总担心它被刮跑了。

顺着山路越走越高,视力所及的范围也越来越远。顺着那一条宽阔的北清路向远处望去,东边的北京城也依稀可见。下面是土黄色的人间城市,上面是深邃的蓝色天空,中间是灰色甚至还泛着红光。城市被灰色笼罩着,想起同学说飞机到了北京上空,远远就看见一座被灰笼罩的城市。现在看来,果然不假。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张雨生会唱”走,带我走,走出空气污染的地球”,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南怀瑾从峨嵋山上下来会闻到人味的缘故吧。

不知道,这时候,我只想说:别了,这座被灰笼罩的城市。

* 万径人踪灭

过了回心山头之后的这条路,雪更深,风更大,天更冷。虽然看不见太阳,可是山顶的那一抹光辉却给人以无限希望和力量。夸父不就是这么死的吗?理性总是冰冷的蓝色,宗教和哲学却是温暖的金色。徒劳的探索,永恒的追寻,这不就是人类的命运么!

天天渐渐地黑下去,我也离山顶越来越近了。一个转弯,就看见一个土坡下面厚厚的积雪。不,说积雪已经不准确了,因为完全是冰。因为全无遮拦,大风更加猛烈。就连这冰也被吹的皱了起来,边缘特别厚,好像掀起的大棉被;表面坑坑洼洼,好像大漠里沙丘的纹理。翻过土坡会看见什么呢?我当然是不指望高原出平湖的,虽然那样的确要刺激一点。

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沿着山脊是一条平坦的大道,而山谷里竟然是大片的梯田!后来才知道,这个山脊就是海淀和门头沟的交界。向左一路下行可以到达妙峰山脚下的涧沟村和玫瑰谷,向右可以去阳台山主峰及凤凰岭。

我顺着山脊向右继续走,路顺着山势绕来绕去,我当时就猜这就是通往另外一座山的路,果然不假。又走了半个多小时,连山脊上也见不到太阳了。看见脚下这路又有上升的势头,我决定,打道回府。看了一下表,下午6点。

* 我狂饮暴醉至天明,只因我害怕那致命的夜的清醒

下山的道路一片漆黑,白天化开的雪水重又结冰,下山竟比上山还要缓慢。山下已经亮起灯火,只是离我很遥远。这一刻我才发现那座被灰笼罩的城市竟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要是有机器猫的竹蜻蜓就好了,要是现在能做在宿舍里吃上一碗泡面就好了……我想着无数个如果,却也不曾停下脚步。不喜欢,没兴趣,却又不得不去做的,是男人的责任感么?是父母持家的辛劳么?是普罗米修斯劫难的命运么?是避无可避的天道么?我那无数个”为什么”不能代替跋涉着的脚步,而这脚步也从不能使我忘了那无数个为什么。可这为什么又是为什么呢?我是个无可救药的怀疑者。

抬起头来看看天,繁星密布。这真的只能用我出了北京市的灰气层来解释。看见北斗七星,我莫名地又想了奶奶。今天早上是哭醒的,难得的一次。奶奶坐在椅子上,一脸安详地看着我,什么都没有说。奶奶……奶奶,你在在哪里呢?小学时候趴在窗户上看我的那张脸,放假回家时那个远远就迎过来的那个身影,大年夜里香喷喷的茶叶蛋,还有塞满了肉的粽子……奶奶,家里门上那颗星星还在,你写给我的那张答应多住几天的纸条也还在,可是……奶奶你在哪里呢?

自从听了汪峰和鲍家街,就发现原来颇为喜欢的黑豹和郑钧大打折扣。现在我心目中汪峰,张楚和许魏并排,汪峰甚至还要胜出一些,我甚至觉得他的每一首歌我都喜欢!!”我不能对你说出我的痛苦,因为那是我最后的坚强”,我还能说什么呢,一如我对奶奶的思念……

* 尾声:辛苦了,皮鞋

上山的路上也遇见好些下山客,看见他们一本正经的装备,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冲锋裤和登山棍。可怜我还穿着皮鞋啊。路上一直在想,今天我这鞋可实在是受委屈了。刚开始下山的时候我还一步步地看着走,到后来干脆看也不看,大步向前,反正走着是前进,滑着也是前进。

眼看鞋子任劳任怨地一脚脚踩在深雪中,吱嘎一声发出长叹,心里着实不忍。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辛苦了,皮鞋!”谁知话音刚落,立马滑了一跤,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这也就是我上山以来摔过的唯一一跤。

下山的路似乎总也走不到头,灰城总与我隔着遥远的距离。好在世上没有走不完的路,从来只有一回首已是百年身。我自然没有这样的顾虑,短短的的一段山路还能变成莫比乌斯怪圈不成!当然啦,事随人愿,我还是下来了,看看表已是凌晨1点半。

于是在公路上拦了辆车,回宿舍,泡面,睡觉,Over

补充(20070320):当时回到宿舍已经是凌晨3点了,马路上车很不好拦。。。连公安局都去过了当时。。。回到宿舍的时候,两位室友已经报警了。。。看到他们那么晚还在等我,真的很感动。。。当时手机没电,一直也没法联系他们。。。

第一次骑行

这是一个宿有的梦想:骑车,远行。

在城市里循着熟悉甚至麻木的路线,出行、折返,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

然而这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诱惑,这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强而有力的召唤,这是一道只有踏上旅途才能够化解的诅咒。

今天,那个为之困扰多年的心灵终于可以自豪地说,我做到了!!

附:从南京至丹阳,早晨7点左右出发,自中山东路至马群出入口之后沿122省道向丹阳方向骑行。沿途经过麒麟镇、汤山镇(未看见)、黄梅镇,于10:30左右到达句容,南京至句容共骑行46公里。在句容休息过后,中午12点出发,自五里墩出入口上122省道,15:30左右到达丹阳,途径行香镇、白兔镇、全州镇。南京至丹阳共骑行89.52公里,平均时速16.56公里,最大时速39.5,骑行总时间5个半小时。

Page 1 of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