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

昨天程序有了个初始的版本,今天一晚起来就看了部《与狼共舞》,补偿自己下。:)

看到Kevin带领Sioux族人抵抗Pawnee人的时候很感伤啊。虽然电影表现的是印第安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共处,不像白人那样贪婪和堕落。可是当Sioux有了枪之后……我觉得的他们对待Pawnee最后一个战士,和白人对待white socks没什么区别。

小时候看电影总是站在某一方的立场上,或是某一位人物。现在我才知道,不是英雄的人总是大多数。他的每一次成功逃脱付出的仍是某一个,或是许多小人物的生命,实实在在的生命的代价,无论是友是敌。

卢梭说巴黎是人类文明的中心,但同时也是人类文明的羞耻。高更追随了这种理念,他终生与大西地为伴,可是就在Tahiti,他看到的仍是生老病死的循环,尔虞我诈的斗争。

库布里克在他的2001太空漫游里暗示说,人类的进化不过是工具的先进化。从骨头到太空飞船,不过换了种形式罢了。

是这样么?

奇怪了

最近脑子里总是在重复这样一句话:”有谁能大笑而又超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连google里都搜不到。
莫非真的是凭空冒出来的?

残疾三则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雪白的天花板,淡蓝色的墙壁显得那样陌生。”啊!是医院!我……我的胳膊!!”小木沉重的脑袋开始剧痛,左边胳膊空空如也的感觉让他觉得揪心般地害怕和惶恐。昨晚的那场车祸注定将要影响他的一生。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唔……我是在……是在做梦么?”天花板上的吊灯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略显金黄,对面书桌上的那只小鸡还在不紧不慢地啄啊啄。”唉,可惜是个梦!”小木闭上双眼,回想起那对洁白的翅膀,还有蓝天白云之间那自在的飞翔。

小木吃力地睁开眼睛,脑袋好像灌满了铅一般沉重。”唉,又要去上课了。”家里的天花板已经不是那么白了,他一眼就看到角落里吸附着的灰尘。还有那些斑点,他小时候赖床的时候总把它们想象成大洋里的岛屿来着的。”我以前还真是可笑啊!”小木一边嘟囔着,一边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上学呢?什么时候才可以像爸爸妈妈那样,上班的时候轻松,下班的时候有电视看,月初的时候还有工资可以领呢?”残疾三则

起名字的网站

看到两个起名字用的网站
第一个是给老外起中文名的,第二个是给小baby起英文名的(宝宝用好,您用也好)。
Enjoy! 🙂

中文名字
英文名字

邮递员叔叔

小桃是个可爱的孩子,今年六岁的他,有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

他喜欢折各式各样的纸飞机,看着他们在回旋、然后依依不舍地落下;

他喜欢陪着妈妈去买菜,路过那家粮站的时候,听米粒在铁管里滑动的声音;

他觉得邮递员叔叔有着某种魔力,从那个大口袋里伸手一摸,就会一件远方来的礼物。每天下午,小鸟在空中飞翔的时候,他都早早地坐在门口的草地上,摆弄着他的纸飞机,时不时地向小路的尽头张望一下。门口的这条小路通向镇上,在那儿的十字路口,有一扇绿色的木门。邮递员叔叔就从那儿来。每天下午,小鸟在空中飞翔的时候,邮递员叔叔就会推开厚重的大门,把邮袋放上那辆笨重的自行车,开始送出今天的圣诞礼物。

他多么渴望自己也像邮递员叔叔一样,拥有那么神奇的魔法。可其实他并不晓得,他就正在谱写着自己的童话,此时此刻。

冬天的味道

我喜欢寒冷的冬天。
踏出房门,寒冷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个时候我总会想到荒原上的某个早晨,肃杀然而却是崭新的一天;
想到孩子般的张楚,裹着棉袄,在一片空旷的雪地上唱着那首《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这就是冬天的味道,让我振奋的寒冷!

给我的花来一张 :)

一个计算机系学生眼中的“终极关怀”

前几天,我碰巧看到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谈宗教问题的一段讲话。他说宗教是对人生的终极关怀。因为我们不仅需要关注生,也需要关注死,这就是宗教的意义。今天我们暂且不谈宗教。把终极关怀的部分简单总结一下,得出的结论就是:终极关怀–等于–对死亡本身及死亡之后的关怀。其实,这可能符合大多数人的理解,然而,我认为,”终极”,绝不简单等同于死亡,”终极关怀”也并非简单的对应于对死亡的关怀。

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终极关怀呢?

作为一名计算机系的学生,程序也许是接触最多的东西之一。抱歉扯到这么远。可是,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体验?那就是程序无穷无尽,有时会让人产生一种焦虑。就拿Java语言来说吧,刚一接触的时候,觉得很简单,好像玩一样。它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类库,编程序好像一下子被简化了,我们要做的无非就是在丰富的API函数库里找出一个来用上就行了。可是后来呢?你抬起头向四周看一看,哇塞,类库简直无穷无尽啊!这种感觉就好像被拔取管子的neo睁开双眼那一刻的震撼!要做嵌入式,你得知道J2ME;服务器端,J2EE总要学吧,好家伙,一个J2EE里面包含了13项关键技术!这些技术说到底是什么?不就是13种大的类库么?事务处理要有JTA;消息处理要有JMS;电子邮件得用JavaMail;XML有JAXP;安全认证要有JAAS……一个接一个,实在太多啦!!这还仅仅是J2EE!想想看,做单元测试,你得会使JUnit吧?做日志,哪能不知道log4j呢?O/R映射,hibernate也很流行啊!想用Java娱乐一下?试试Robocode吧。实在是数不胜数啊!!

仅有广度就够了么?Reflection得知道啊。再向底层深入还有class文件格式,还有jvm原理……

人都有一种欲望,就是想要占有。求知欲又何尝不是一种占有欲呢?你很用功地学习以使自己明白越来越多的东西,让自己显得聪明,显得优秀,显得更加出类拔萃!可是,假如像我说的那样,你发现东西越来越多已经学不过来了会怎么样?也许,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仅仅查类库已经不仅编不出好的程序,有的甚至连理解别人的代码也出问题了。这个时候你又需要补课了,只会编码使不够的,设计才是最关键的!没听说么?编码不过就是IT界的蓝领工人,出卖的是劳动力罢了。追求卓越的你又怎么能仅仅满足于此呢?做面向对象设计,UML和设计模式是基本功吧?IoC似乎也应该了解一下?面向方面的编程呢?新版JBOSS 4.0已经自带AOP框架了。模型驱动架构呢?MDA似乎已经是一个核心概念了,君不见IBM并购Rational,Borland收购Together么?那么面向服务架构呢?SOA可是号称将统领下一个十年啊!

有了架构,怎能没有方法学呢?SOA的基础就是敏捷方法中最著名的极限编程XP呀!测试驱动的开发?哦,对了,有轻量级方法当然还有重量级的,RUP怎么样?MSF呢?

这可真是–学不完的概念,忘不了的忧愁啊!所以程序员一个既敏感又热门的话题就是”三十岁”问题。三十岁的程序员是不是都应该转行呢?只能做因为你的身边永远会遇到比你年轻的牛人,因为你永远也学不完一个又一个的新名词。

终于有一天,你踏上技术的颠峰,你的设计高效、灵活、有高度的可靠性高,强大的可扩展性;你的实现流畅自然,闪耀着十年磨一剑的光辉。然而你发现优良的技术却并不等同于畅销的产品。技术上的极致也许正是产品的穷途末路。于是,业界又提出了”过度设计”概念,这正是一个技术狂热者可能遭遇的陷阱。

从技术到市场,我们经历了一次觉醒。我们过分沉湎于技术,以至于忘了技术之外的许多因素。忽略这些因素只会使我们在前行的道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偏。

这就好像黑客帝国,没错,你醒了,可是什么才是现实呢?我们需要醒来多少次才能到达彻底的真实呢?我们渴望优秀,我们追求卓越。从重点高中到重点大学,之后再是一份好的工作。我们想要更高的薪水,更好的发展环境,更和谐的人际关系,可是为了什么呢?无止境的追求仅仅是为了让追求这一过程变得更加舒适么?就好像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设计而去设计一样,我们需要的是再一次的觉醒。

人生有一些问题和工作无关,和学习无关,也和生活无关。在你很小很小,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它们或许就已经存在了。仰望天空时的神秘,凝视周围世界时的陌生与新奇,你都忘了么?工作学习和生活给我们提供了太多的可能性,我们被吸引,我们迎接挑战,我们发现乐趣,然而我们也得提防过分沉湎于其中的危险。一个产品的设计不能脱离市场,生活工作和学习又不能脱离什么呢?

计算机行业永无止境的学习让你心力交瘁。而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沦为一段无尽循环的程序:学习、劳作、重复以上步骤。这一天你会失望么?你会焦虑么?你会感到生活的无意义与虚空么?为了什么?努力学习是为了什么?找到好的工作么?那找到好的工作又是为了什么?可以有更丰厚的收入么?有丰厚的收入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我们总是这样着着急急地赶往生命的终点么?

有些问题是对生命本身的关注,这就是所谓的”终极关怀”。终极,并不是指生命的终极–死亡;相反,它常常是一种回归,对于生命原始冲动的回归。终极是对世俗生活某种意义上的觉醒,我们也许要醒来很多次,才会拥有一个相对的真实。这也许是层次上的飞跃,但也许仅仅是对于常识的回归,恰如产品和设计一样。

Taken说了什么?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了Taken,才发现它讲述的东西并非仅仅是我之前了解的那样。

Taken是斯皮尔博格(Steven Spielberg)拍的电视剧,讲述了三个家族三代人和外星人的故事。也许正是外星人这个远离现实生活的话题,才给了我们足够的高度,以审视生命,审视我们自身。

Why do people want so desperately not to be alone? Why is it more comforting to think you are being watched than to know that no one at all is watching? And why, really, does that make us any less alone? In the end, if there are others out there, then wouldn”t we be, all of us, still alone together?

I have this idea about why people do the terrible things they do. Same reason little kids push each other on the schoolyard. If you”re the one doing the pushing, then you”re not going to be the one who gets pushed. If you”re the monster, then nothing will be waiting in the shadows to jump out at you. It”s pretty simple, really. People do the terrible things they do because they”re sacred.

–孤独和恐惧,我们人生境遇

We”re all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a cliff, all the time, every day, a cliff we”re all going over. Our choice isn”t about that. Our choice is about whether we want to go kicking and screaming or whether we might want to open our eyes and our hearts to what happens once we start to fall.

–觉醒,伴随着心灵的坠落

When you”re little, you like to think you know everything, but the last thing you really want is to know too much. What you really want is for grownups to make the world a safe place where dreams can come true and promises are never broken. And when you”re little, it doesn”t seem like a lot to ask.

–我们长大了?我们成熟了?

Christmas is all about hope. Kids hope for new toys. You get older, and the toys get bigger, but the hope stays the same. Some people might hope for peace on Earth or maybe for a better tomorrow, whatever their idea of that might be, but most people still just want something bright and shiny and new.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People like to examine the things that frighten them, to look at them and give them names, so saints look for God, and scientists look for evidence. They”re both just trying to take away the mystery, to take away the fear.

–无力的反抗

People talk a lot as if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always see things for what they really are. But everything we do, every plan we make is kind of a lie. We”re closing our eyes and pretending the day won”t ever come when we won”t need to make any more plans. Hope is the biggest lie there is, and it is the best. You have to keep going as if it all mattered, or else we wouldn”t keep going at all.

–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People believe what they want to believe. They find meaning where they can, and they cling to it. In the end, it really doesn”t matter what”s a trick and what”s true. What matters is that people believe.

–我们需要信仰吗?

I don”t know what will happen next. I don”t know what I”m going to be, what I”m going to learn, but what I do know is this-life, all life, is about asking questions, not about knowing answers. It is wanting to see what”s over the next hill that keeps us all going. We have to keep asking questions, wanting to understand. Even when we know we”ll never find the answers, we have to keep on asking the questions.

–也许,从来就没有,也不会有答案

由核心业务想到的

在Bain的主页上看到SGC(Sustainable Growth Companies)这个词,中文译作”持续增长公司”。文章指出四个基本要素和持续增长密切相关,并给出了业界一些具体的例子。
1. 专注于界定明确的核心业务;
2. 充分发掘核心业务的潜力;
3. 从强壮的核心业务扩展到相关的领域中;
4. 随着市场的风云变幻重新定义核心业务。
看完以后,我突然想到,个人的职业发展似乎也可以用这个”核心业务”模型来加以解释。

在就业市场上,核心业务可以理解为个人的核心竞争力。

1. 专注于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多数 SGC 只专注于有限的几项核心业务。人也是一样,做好一件事需要持之以恒的投入。寻找使自己与他人有所区别的地方往往是职业发展的关键;

2. 充分挖掘核心竞争力的潜能。

如果想在职业生涯中获得较高的回报,充分发挥潜在的核心竞争力,一共有三个重要方面
a. 建立市场领导地位。换言之,就是要做行业里的top one
b. 增加可投资资金,建立竞争优势。也就是在自己的强项中加大投入,从而获得相对于竞争对手的优势
c. 拓展更大的利润源。即建立并提升新的竞争力,放弃或者削弱原有的领域往往是存在风险的,因此,核心竞争力的拓展往往是在相关领域内进行的

3. 将核心竞争力拓展到相关领域。

经验和研究表明,绝大多数与核心业务相邻的高增长业务可归为如下5种类型
a. 利用现有的产品开发新的细分客户或利用现有的客户资料开发新的产品。以原有知识为背景,细分行业内的领域,选择进入
b. 提高客户的忠诚度,巩固核心业务,多方面满足其消费需求。在原有核心竞争力基础上,进行多样化发展
c. 利用公司的核心能力,发展相邻业务。这个比较容易理解
d. 拓展互补的网络或平台以扩大规模并提高使用率。优势互补?
e. 利用现有的核心概念、技术或资产在”白色空间”领域开创的业务。是不是像新东方有个从中文转去计算机的老师那样?核心概念就是语言中的共通逻辑??

4. 随着市场的风云变幻重新定义核心业务。

是不是考虑转行了?在适当的时候。